忄亘古不变

清秀的白玉堂。。噗嗤😱画风是硬伤😂

日常吸猫 02

   刚走出开封府几步,白玉堂就想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:展昭的伤还没好,先生说过要忌惺。
  所以说,展昭不能吃鱼!白玉堂一拍脑袋,暗暗叫苦。
  展昭看了看白玉堂,有些疑惑。他怎么了?不舒服吗?
  “那个…展昭,我们今天先不吃鱼,过几天再吃,可以吗?”白玉堂小心地说。
  “为何?”展昭的眼神瞬间暗淡下来。“白兄你怎么说话不算数?”
  白玉堂感觉到了展昭的小情绪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他拍了拍展昭的手臂,轻声说:“你伤还没好,不能吃鱼。”
  展昭“嘶”了一声,面色有些难看。白玉堂有些愣,突然想到展昭手臂上有伤。心中越发担忧,拉住展昭衣袖就往回走。
  展昭愣愣地跟着,他看着白玉堂的背影,心中闪过莫名的情绪。……白玉堂,关心他?
  “猫儿,你就听我的劝吧。受伤了就不要吃鱼,等你伤好了,想吃多少都可以说,有我在你不用担心没鱼吃。”白玉堂的话从前面传来,语气轻柔。
  “…好。”
  白玉堂险些一个踉跄,他没听错吧?展昭那么容易就答应了?
  有些狐疑地转过头。
  展昭盯着他的脸,慢慢的,嘴角勾起了弧度。
  白玉堂挑了挑眉,急忙转头,脸上浮现出可疑的红晕。
  怎么回事,刚刚的猫儿,让他有些……
  白玉堂有些惊疑,默默安慰自己,定是猫儿生的俊俏,自己惊艳罢了。
  ……总觉得说服不了自己。
  展昭低头看了看抓他衣袖的手,指节分明,白皙。鬼使神差的,展昭拉住了那只手。
  白玉堂有些怔,手中传来阵阵温暖。
  展昭的脸有些烧,暗恼自己怎么就拉住了。
  “猫儿。”
  “…嗯?”
  感受到有些仓促地语气,白玉堂的眼神渐渐温柔。
  “你刚刚不是还说男男授受不亲吗?”
  “展某……开玩笑罢了。”展昭看了看拉在一起的手,心中似乎有什么在滋生。
  “扑通”
   隐隐传来心跳的声音……
   “到了。”白玉堂的声音瞬间把展昭的思绪拉回。
   “还是让先生给你检查一下为好。”白玉堂看着他,认真地说。
   “好。”
   白玉堂有些诧异,猫儿怎么那么乖了?
   眼中浮现出笑意,白玉堂拉着展昭,走进开封府内。
  

 

[关于鼠猫的小段子]01

展昭:“颜查散如何?”
皱眉:“哼。”
展昭:“丁兆蕙如何?”
冷淡:“呵。”
展昭眉头一挑指了指自己:“这个如何?”
白玉堂:“我的。”
“……”
白玉堂盯着他,一字一顿,清晰无比地说:“我的。”

『今天发现了魔道的一个段子,瞬间被萌住了,稍稍改动了一下,也可以脑补一下白玉堂问展昭的片段  2333』😊

日常吸猫1(不定时更新)

    开封
    展昭摸了摸身后的巨阙,抿了抿嘴,低头避开了身前人的目光。面前的少年悠闲地靠在椅子上,翘着二郎腿,眯着眼睛朝展昭看。
    “……白玉堂!”展昭终于坐不住,耳朵不由的红了。他站起身,瞪着眼看向少年。
    “噗,我不就是盯着你看了一会吗,这么大反应?”白玉堂丝毫不受影响,嘴角上扬,那双桃花眼闪烁着光芒。
    起身,靠近身前的人。清楚的感受到了身前人的紧张。“……那个,男男授受不亲。”展昭一本正经。
    白玉堂不由想笑,这只猫也会说出这么有趣的话?一时逗弄之心更甚。
    “……白兄不是要和展某比试吗,现在就比吧。”展昭皱皱眉头,努力压下心中异样的紧张。
    白玉堂瞬间阴沉了脸,呵,白兄么?这么生分?
    “展兄想比试?”白玉堂一挑下巴,漂亮的眼中闪着莫名的情绪。
    展昭一阵烦躁,白耗子不叫他猫儿了,虽说是好事,但心情莫名不爽。
    “……展某有事告辞,择日再比。”似是为了掩盖什么,展昭匆匆忙忙转身就要走。
    “站住。”身后传来白玉堂淡淡的声音,展昭不由顿住脚,转身。
    “猫儿。”白玉堂的声音逐渐变的温柔。展昭内心一震,一抹笑意便浮上嘴角,待他发现时,一阵懊恼,叹息自己又被这白耗子牵着鼻子走。
    白玉堂自然没有错过他的笑,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。
    哼,这只猫还是在乎自己的。
    他便上前,拍了拍展昭的肩。“猫儿,走了,五爷请你吃全鱼宴。”
    “说话可要算数。”展昭眼前一亮。
    “那是当然。”
    …………
    “…公孙先生,刚刚发生了什么?”这两人怎么就无视了我们!
   “大人,这大概就是,友,谊吧。”公孙策目送着二人的背影,不远处的两人已经和好如初。
   “……哦。”感觉哪里怪怪的。

越来越喜欢鼠猫了呢😃